给展览几个发生的理由之“生命的悖论”

来源:www.szjoinshow.com    作者:深圳展览公司    发布时间:2014-05-16

  四五月的广州,绵绵无尽的春雨,从黑夜到白天。感慨抱怨的同时,我会想,如果这是生长的节奏,是自然的本质,除了欣然面对,还能如何?顺着这个方向,发现惟有艺术家,可以在画面里,作品中,对自然规律实现一些有趣的逆反。

  当我第一次看到南京画家朱存伟的作品,画面的安静吸引了我。那是一些食草动物带着透亮的眼神,想告诉我们一些事情。

  然而,它们的出现却带有明显的荒诞感,贯穿画幅的枝叶呈现出的生长状态与凝眸静立的动物荒谬相联。由于具象写实的方法和笔触的处理,这样的组合摆布在一起绝不显得生硬,它们反而似乎有了与人类相似的悲欢变化感知系统,专注而敏感地酝酿着语言,却只能用柔善的眼神传递出来。植物、动物、物件、空间,只要在画中出现,无一不构成矛盾,画家对技巧丝毫不冷淡,他着迷于技巧的布局、发散,却服从于一个明显的悖论。

  于是,我们不禁要问:艺术家细腻地描绘一个个自相矛盾的场景,出于怎样的目的?难道画家希望给予我们的,仅仅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时刻?

  画面上,动物身体都有独立的美感,那些各自经历盛衰的树枝,都饱含着尊严。它们共同构成面对现实的小小挑衅,在这种安静的对峙中,害羞、懦弱、沉默、温柔的特质都转化为美德。它们的眼神里,都带有痴情般的信任,借由那些善良动物之眼,作品所叙述的事实无疑是与现成化的情感、知识分类、图式经验为敌的。这些本来应该自由奔跑游曳的动物被局限在人造的空间里,依旧自然、温暖、饱满。

  或许艺术家一方面在探求写实本身的可能,重心却更在于讲述新的关于生活、身份、情感的经验,借由一个个荒谬的组合,传递出内蕴的力量。这个展览一年前的五月在上海的“An Art”(一个艺术画廊)举行,在南方的广州,当我在美院门口远远地看到海报上那些安静地凝视着我的动物,即刻获得一种逆向的愉悦。

  同时也就明白自己在选择架上绘画作品做展览时保持的谨慎。

  以镜像方式为基础进行绘画创作在目前的艺术家人群中不算少数,以“肖似”为画面追求也无可厚非,问题的关键在于讲述怎样的考虑。如果仅仅是为镜像而写实,当然是浅的艺术。通过真实的描绘讲述比镜像深刻、复杂甚至虚幻、假设的事件,才是显现艺术家借助艺术语言突破和否定现实的可能性所在。

 
上一篇: 专业展览公司面临转型难题
下一篇: 广州探讨建立穗港澳会展产业合作实验区
 

相关资讯